冰薄浠

腹黑貓控偽作家非小生莫屬

如夢淺水※事件簿---涉水 Chapter 1.6 (中) [重發文字版]

如夢淺水※事件簿---涉水

第一章 (1) (2) (3) (4)上 (4)下 (5) (6)上 (6)中[圖]

為了閱讀上的方便,小生決定重發這一節的文字版,內容和圖片版的一致

不過小生懶了,若想看這一回的作者前言可瀏覽圖片版

該死的lof app(可能是小生無知)小生未能弄超鏈結,今次的應該能用的了

請大家慢慢食用,往往真相和你看到的是不一樣的(笑)

《如夢淺水※事件簿---涉水》

第一章

(6)

{請按上面的(6)上超鏈結}

[剩餘時間:1小時58分]

 

「不好意思,請稍微再等待一會兒,洛迪斯小姐還未回來,而且經理也說了即使是警方人員也不好隨便亂走……」

 

已經第三次聽到這句的伊麗莎不屑地盯著前面掛著「員工休息室」的大門。這道阻礙她的門在她腦海中早已屢次被破壞得碎骨粉屍,可惜在現實中她是永遠沒可能釋懷的。在這裡等待了至少半小時,這段期間內游手好閒的伊麗莎只好一直和管理員工的職員聊聊天。

 

「你覺得這裡的員工怎麼樣?有沒有誰是特別友善、受歡迎之類的……」她側頭揉搓垂下來的卷髮,抬起頭來和對面服務台的員工四目相交,輕笑道:「抑或是令人討厭的?」

 

員工沒有被她突如其來的友善而愣住,反而眉頭緊鎖深思這問題:「要說是受歡迎的沒有哪幾個,不過論人緣來說的是就兩隻手也數不清。至於較討厭的同事,可能是你要找的瑪麗蓮·洛迪斯吧,雖然也說不上是討厭她……」

 

「此話可解?」

 

「洛迪斯本身沒甚麼的,偶爾說話有點粗俗,還常常不聽別人的話,某程度上可以說是自以為是。可是她很能幹,做飯、打掃、招呼、管理,沒有事是不懂做。可能是這樣,平常人很少和她有交雜。」

 

伊麗莎迅即埋頭寫下一些重點,寫滿娟秀的字跡的筆記本被筆頭輕輕戳了幾下,語氣依舊的談笑自如:「我一直都很好奇:你們覺得這次愛美·布魯特到訪這裡怎麼樣?不好隨便敷衍我啊。」

 

「老實說,我們都挺高興的。這裡有不少愛美的粉絲,而且她包了整個酒店就可以省下我們不少工作了……不過又不是所有人都贊成吧,大概。」聽到這裡的伊麗莎停下書寫,不慌不忙地抬起頭來平視這欲言又止的員工。

 

「根據剛才談話的發展,該不會又是瑪麗蓮·洛迪斯吧?」

 

「……你猜中了,她之前的確好像公然說過一些關於愛美───」說到一半員工向從遠方過來的人招手,大聲喊叫:「洛迪斯,快點過來,這裡有人找你。」

 

伊麗莎回首瞧看一個身形偏健壯的女人,正慢條斯理地踱步走向她所在的方向。趁著那轉瞬的片刻伊麗莎的眼睛掃過她的全身,打量眼前這個泰然自若的女人。洛迪斯的眼角划過一絲不解,聲音帶點沙啞問說:「請問找我有何貴幹?我還有工作未完成的。」

 

「我是伊麗莎·彼狄斯,是若諾報社的總編輯,現正替某聯合國警察辦事。我是查問關於愛美·布魯特的凶殺案。」她從外套口袋裡掏出一個特許證出示給洛迪斯,她略略瞥過對面卡片上的字便露出警戒的眼神,吭聲道:

 

「嘖,又是這些無聊事。那麼總編輯小姐,你有甚麼想問我呢?」

 

「正如你所說,都是一些無聊事;那麼你一定能回答我:你昨天三時在做甚麼?」沒有被洛迪斯的奚落而氣急敗壞,仍舊笑吟吟的伊麗莎收起毫無威嚇作用的卡片,擺出一副警察辦事的模樣,用筆頭指著對面的洛迪斯。

 

「昨天三時…我…一直在工作,清潔酒店套房。有問題嗎?」

 

「真的?那麼你在清潔哪一層的房間?一切都正常?」

 

「……我哪會記得這麼多東西,清潔和收拾房間一向都差不多,會有甚麼東西特別的嗎?」

 

「也是的。」伊麗莎在一瞬間抓拿到洛迪斯驟然消逝的遲疑,面不改容的繼續問道:「那麼我就問別的東西吧:我聽說你對愛美·布魯特似乎不太有好感?」

 

「喂!你這樣的問難道是把我當成兇手!我哪裡不喜……我才不會做這種事!」洛迪斯聽到後怫然不悅,頓然骨鯁在喉,再用拳頭狠狠地砸在旁邊的大門上。隨即房間裡傳出幾句咒罵聲。

 

「你冷靜下來,我循例詢問而已。說回正題,先前酒店經理詢問過送給愛美的花的意見,據說每個人必需上交一份意見。你還記得自己寫下了甚麼嗎?」

 

洛斯特的臉上顯然刻畫著對此問題的茫然,貌似費了些功夫才成功在名叫「記憶」的茫茫大海裡尋覓到零星的碎片:「我不太記得呢,好像是橙黃色月季花,一來這種月季挺罕見的,二來也祝賀她青春常駐和希望她能繼續美麗。你問這幹啥呢?」

 

「所以我才覺得奇怪。你明明就反感愛美·布魯特的,那麼你為甚麼會提出如此有心的提議?」一直站在旁邊側耳細聽的員工乍然作聲,打斷了正張開嘴巴的伊麗莎的話。洛斯特側頭抓一抓亂蓬蓬的頭髮,露出一副疑惑的神情:

 

「我才感到怪異,你們從哪裡看出我反感愛美的?我由始至終都沒有聲稱討厭她。」

 

「不過你之前不是特意到她的官方挑剔一番嗎?我還以為你……」

 

「膚淺。」勃然變色的洛斯特疾言厲色的怒斥道:「批評才有進步。雖然我不知道她看完是否會改進,但至少可以讓她認清自己的不足。還有,你們忘記現在有一種粉絲名叫『黑粉』的嗎?」

 

這直言無諱的答覆使面前的員工完全啞然無語。她向伊麗莎打了個眼色,希望她能接上打破僵局。伊麗莎眼望這位作死的員工悄然打開房門,歪頭嘆息道:「即使如此,你還未能擺脫嫌疑的。正如經理所言,你昨天應該到過愛美房間,當時情況如何?」

 

沉默似乎是洛迪斯的回覆。一貫嘮嘮叨叨的她停下來,維持了片刻的寂靜後問道:「如果我現在告訴你我其實並沒有到那層工作,我會被控訴妨礙司法罪嗎?」

 

「大概不會的。這是怎麼回事?」

 

「……我在經理面前說的話都是我胡說的,我怕會因此沒有工作勤奮獎才編了這番話。」洛斯特別頭避開伊麗莎的視線,低眉垂眼抿嘴:「實質上昨天下午我突然肚子很痛,清潔的工作實在是無能為力了。當時有位好心同事替我清潔那一層的房間,也答應給我隱瞞此事。可能是她的疏忽,她忘記放置新的刷牙用具。當經理派人告訴我後,她又自告奮勇幫我忙,說是賠償。」

 

「你所說的好心同事,是哪一位?」沒有思索過的她馬上吐出心中浮現的答案,回到剛才聒噪的模樣。

 

「就是莉莉大姐。她為人很好,辦事很讓人放心,今次的錯失可以算上是第一次了……」

{未完待續}

如夢淺水※事件簿 涉水
第一章
(1) http://allebasy.lofter.com/post/1d4f7fd0_78eb947
(2) http://allebasy.lofter.com/post/1d4f7fd0_796f88d
(3) http://allebasy.lofter.com/post/1d4f7fd0_79ec2b9
(4)上 http://allebasy.lofter.com/post/1d4f7fd0_7c002a4
(4)下 http://allebasy.lofter.com/post/1d4f7fd0_7e2bfec
(5) http://allebasy.lofter.com/post/1d4f7fd0_7f63f4d
(6)上 http://allebasy.lofter.com/post/1d4f7fd0_9828086

作者前言:
今天是年初一,就當這個是新年福利吧
這個該死的lof 網頁版,居然今天整天都未能成功加載,害小生要在手機到碼文,也沒有原來的排版了(TдT)
小生在第五章結尾作了些更改,忘記劇情的各位讀者大大可以回去看看
趁小生還在放假,小生希望可以碼完這一節(mission impossible的flag高高揚起)
然後重看之前的內容,發覺自己寫得愈來愈渣了(。ŏ﹏ŏ),一直追到這裡的讀者實在抱歉
最後祝大家猴年事事順利,身體健康,看自己文的讀者愈來愈多←你滾

如夢淺水※事件簿---涉水 Chapter 1.6 (上)

如夢淺水※事件簿---涉水

第一章 (1) (2) (3) (4)上 (4)下 (5)

 

作者前言:

  • 抱歉QAQ,都是這個萬惡的wifi, 害小生不能在上學前發了這一部分,小生唯有冒著險把這段發上來吧

  • 其實小生碼著碼著,突然發覺原來還有很多都未交代,所以這一節大概會有上中下吧,料計還有一節

  • 還有,小生決定了最低限度更新時間,應該是月更吧,若有空就盡量多發番外吧

  • 希望各位讀者大大慢慢食用




如夢淺水※事件簿---涉水

第一章

(6)


[剩餘時間:2小時39分]

 

獨自留在死者房間裡的傑倫特等待外面輕盈的步履聲漸漸減弱變得一去不復回,便心力交猝般的倚在後面堅固無比的牆壁,幾天累積的疲憊可不單靠三小時的睡眠就能解決的。若現實像童話般的能給他一個願望,他恨不得馬上把自己扔到那熟悉的床上閉上眼簾,儘管他近來很少回家休息了。

 

充斥著他腦袋裡的找不到平時快要破案時的塌實,心裡反常的疑惑更為自己的不安添上幾分色彩。這不是謹慎的他對自己想法和結論的質疑。他察覺到這案件裡被埋藏起來的不諧調。

 

假使真的和一個半月前的跟蹤事件有關,那麼就有點奇怪。犯人一個月前透過短訊威脅愛美·布魯特到這裡,而跟蹤事件也在那段時候結束的,我們大概可以把他們歸納成同一個人或他們是同伙,至少兩者的目的是一致的。但跟蹤者為何要突然改變作案方式?他還沒有帶給她明確的危害就收手,但普遍的長期跟蹤者不會因未有成果而放棄的……另外犯人知曉愛美的過敏症,想必是她的熟人,可是這兩天親近她的人基本上沒有時間下手,亦不符合他的側寫。

 

手機總是在出乎意料的時候響起,而被設成鈴聲的Beethoven’s Silence(1)在這寂靜無聲的環境下給一直沉思中的傑倫特一個冷不防,他差點因此而讓那部婁次替自己擋下致命傷的纖薄得很的電子產品脫離他的手。為自己成功的挽救鬆一口氣,他瞧見那來電者的名字後立即接聽。

 

「艾爾,我發現了一些線索。一個半月前的娛樂新聞,只計聞名的那幾個已佔一頁:著名游泳選手和模特兒Joao Alves意外猝死、莉絲·賴特自殺身亡、歌手艾密利·史托克生下龍鳳胎等等。」電話對面的那位語氣依舊如此的怡然自得,傑倫特還好像聽到他咀嚼食物的聲音。

 

又拿公費去買巧克力脆皮,這人也夠了……

 

「怎麼我聽過那個叫莉…莉絲·賴特的人?之前好像發生了一些事讓我記下這個名字……」

 

「那麼你有聽說過三年前的『迷蝶之爭』嗎?莉絲·賴特就是此事件的主角之一。」傑倫特空閒的右手扶著向前微傾的頭腦,費勁地想了想,才勉強吐出自己所記得的東西:

 

「……印象中是《迷蝶》電影角色選拔會中,當時競選女主色的人選有愛美·布魯特和那個…莉絲·賴特。她們實力不相伯仲,論人氣則是莉絲佔上風,因愛美那時候還是個新人。雖然她們是競爭對手,台上同時亦是關係不錯的好友,雙方都很禮讓。之後,關於莉絲的醜聞公開,好像她好像不擇手段地之前幾次的角色之類的事,於是就入獄幾年;而愛美便順理成章地得到了女主角,也因此一舉成名。」

 

對面的人吹了一聲口哨,心中的難以置信顯然沒有被他刻意收起:「Bingo,艾爾你這個笨蛋居然會記得這件事。實質她不擇手段是謠言而已,沒有甚麼證據。真正導致她入獄的是她身上被發現藏有少量可卡因,而且身體檢查也證實她曾輕量吸毒。不過這裡寫著警方是得到不明人士的消息才去拘留她,還有的是莉絲本人是堅決否定身上有毒品的事實。」不禁挑眉的傑倫特聽到這嘲諷只是付之一笑,還是不好揍這個傻瓜大吃貨了。

 

「啊,找到了。她被判入獄三年,而在今年一月二日出獄。莉絲她之後過得挺坎坷的,因為她吸毒的黑歷史,使沒有大公司願意收留這個曾在監獄逗留的過氣明星。幸好還有幾套小電影請她做一些龍套,生活勉強過得去。」

 

貝爾左手快速在鍵盤上敲敲打打,右手則再次把一堆的巧克力脆片塞進嘴裡,說話時伴隨著陣陣嘰嘰嘈嘈的咀嚼聲:「我查到她出獄後的工作記錄:基本上和我剛說的大同小異,加上傳媒似乎對她情有獨鍾般的,居然一個月內就有四篇關於莉絲怎樣苟延殘喘的報道,對她還不薄呢。」

 

「因此我們可以假設她因事業上的不如意和別人對她的批評,讓她心靈受到壓迫,也導致她半年後的自殺?」傑倫特想了想便說出自己的想法,「這的確是一個有用的線索。貝爾,莉絲生前有沒有關係親密的人,同時亦居住在烏羅尼這裡?」

 

「等等……生前較親密的人有三個:她的母親莉莉·賴持,經理人多馬斯·卡利和唯一的好友愛美·布魯特。愛美已過世就不用提了;賴特太太和丈夫離婚後,就和女兒以特殊申請搬到烏羅尼居住,至於工作地點…

 

「啊,正好是歐利酒店。」


(未完待續~~~)

得到主人授權,爆一爆手速讓貓咪和大家慶祝聖誕吧!

總是覺得第二張好看點(・・;

致看過我文的人:

重申:小生還活著!小生還活著!小生還活著!
抱歉各位讀者大大(大概沒有吧orz),小生一直忙著,結果幾個月來連一節也沒有更新,小生實在罪該萬死……
小生才沒有只顧畫上圖而沒有碼文!
小生決定要放假期間更完這章٩(๑òωó๑)۶
若忘記劇情可前情回顧一下
小生在pixnet也有連載,名字和lofter一樣,希望大家在兩邊都支持支持吧

原圖 Pixiv ID= 52283059
由於本人技術問題和第一次用水彩畫人,部分細節和顏色被修改了,還把初音畫崩了(。ŏ﹏ŏ)
希望路過的各位不好介意吧
如果發覺有改進的地方,可留下評論或私聊吧,我會努力改善的,感謝(_ _)

如夢淺水※事件簿---涉水 Chapter 1.5

作者前言:

不好意思,最近小生在做寫作業,暑假也快要完了orz (<- 你也寫了好幾天了)

而且小生想了想,自己寫得挺爛的,不如草草完了這章吧,大概還有2-3節

以下一些專業知識來自現實犯例分析, 小生對此不太清楚, 有錯別怪

希望各位讀者大大能慢慢食用

小生在1.4[上]那裡作出了小小修改, 為方便讀者大大小生就放在這裡吧

[原文]

「輕聲點,傑倫特。在某程度上你組長是說得對的。哪裡有驗屍報告會外加屍體以外的檢驗呢。」伊麗莎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從門口那面步覆輕盈走到他旁邊,「況且歐特貝爾格先生後來不是補充膠囊裡粉末的擺放順序嗎?」

[更改後]

「輕聲點,傑倫特。在某程度上你組長是說得對的。哪裡有驗屍報告會外加屍體以外的檢驗呢。」伊麗莎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從門口那面步覆輕盈走到他旁邊,「況且歐特貝爾格先生後來不是補充膠囊裡粉末的擺放順序:膠囊兩端盛有少量的莨菪烷生物鹼,而大量青霉素放置在其上。」

*[XXX]是小生後來更改的地方,請大家注意

《如夢淺水※事件簿---涉水》

第一章

(5)

「早晨啊,艾弗~聽說你接下愛美·布魯特的案件,有甚麼我可以幫忙呢?不過呢,我還要著手於洛斯和漢諾的案件,不好給我太多工作做啊~」電話另一邊傳來一把挺中性的聲音,玩世不恭的語氣正正表達出他現在的怡悅。

 

「……你很吵,貝爾。你整天這麼鬧心,當心組長把你調離S組。」傑倫特皺眉抱怨道。

 

電話對面的人不當它是回事,怡然自得的說:「叫我懷~特。另外,組長才不會這麼壞的,我認識他的時間比你的久。」

 

「別說廢話了。」他打開灰色手機,右手利索地輸入一連串的東西,「我剛才傳送了一個檔案到你的電腦,你能在今天內破解完成嗎?」

 

「你開玩笑的吧,你當坐在S組總部的人是誰啊。」對面那人笑了笑,「我之前可是被譽為『駭客專家』的,給我三至四小時就可以了。」

 

「那就最好了。另外,你可以翻查一個半月前的所有新聞嗎?請著重於娛樂圈的,若有些是和酒店員工有關連的就立即通知我。」

 

那人難以置信的喊了一聲,把電話挪近耳邊想再聽一次。他似乎得不到希望的回覆,低聲呢喃幾句傑倫特聽不懂的語言後,無力地問道:「……艾弗,所有是指全世界嗎?我只是一個駭客而已,你下次再這樣折磨我就讓你送我最近那個全瑩幕高清觸面處理機。」

 

傑倫特只是籠統地敷衍過去,就掛了電話。伊麗莎靜幽幽地等候著他通話的結束,兩人互相對視持續了十多秒,她就別過頭捂著嘴嘗試掩飾剛才的暗笑。正想問個明白,她臉上的樂滋滋依舊沒有被她的冷靜抹去,只好含笑道歉道:

 

「抱歉,我剛才只是想起一些舊事。我之後會去找瑪麗蓮·洛迪斯做筆錄的,不過我去之前希望有犯人的側寫。」

 

一瞬間,她捕捉到傑倫特眼眸中那轉眼即逝的畏怯。他沒有像平時一樣裝模作樣的說出一大篇她聽不懂的話,只是默不作聲的扭頭避開她的視線,彷彿過去那個喜形於色的男孩一樣,凡有事隱瞞就不敢直視他人。

 

「傑倫特,你不好告訴我你不擅長模擬犯人的心理吧?你之前不是破了好幾樁案嗎?」他欲言又止,看到她滿面疑惑的樣子,緩緩張開嘴巴嘆息道:

 

「……也未算不上是不擅長的,只是對自己不太有信心而已。我考進特別重案組時,犯罪心理的成績可以說是僅僅越過合格線,雖然我的成績已經算好的了……而之前的案很多都有組長幫忙的。」

 

「真的,虧你這個人能進S組。」她摸出自己的手機,擺出準備通話的姿勢,「要不要我找我的朋友幫忙?他也在聖夜麗學院專修犯罪心理學,成績挺不錯。」

 

「不用了,我還應付得來。不過你不信任我的就編一個挺假的故事出來,作一個參考……」他眼見前面的伙伴毫不猶豫地打了一篇頗長的文章把它傳送出去,然後在他面前迅速完成一個通話。

 

傑倫特無可奈何地拿出手機,不慌不忙地說道:「以犯罪心理學來說,投毒者普遍是女性,這種非暴力的作案手法也較符合女性的隱秘,投毒者有七成是女性。但以這個案件來說,對於自己連愛美·布魯特這個如此嬌小和瘦弱的女生也不能暴力性地殺害,犯人對自身的能力沒有信心,想必是身體上有缺陷。

 

「犯罪動機無過於性和情,犯人選擇投毒的原因有一部分是他不想看到死者死亡的那瞬間,但卻要把自己的情感發泄出來,由此可見犯人性格較懦弱和膽小,但對於決定好的事情則是十分堅定的。犯人辦事挺謹慎細緻,沒有留下顯注的痕跡充分表達這特點;而且犯人不會只設下一個圈套,會作好下一步準備:膠囊裡除了發現青霉索也有生物鹹就是最好的證據。」他看了伊麗莎一眼,覺得還挺合理的她輕輕的點頭。

 

「另外犯人能在死者不知情的時候把她原先的藥物調包而別人又不會懷疑犯人在死者房間的進出,最大可能是酒店員工。論行動性來說現在最大嫌疑人是瑪麗蓮·洛迪斯,不過其他特徵還未比較過所以還不能斷定。以上,你那位朋友怎樣說?」此時放在書桌上的電話傳出清脆的長笛旋律,她快速掃過寄件內容,投下一個肯定的眼神。

 

「跟你說的差不多。他也提及到犯人不想看到死亡的那瞬間,性格偏向懦弱,對外性格挺溫和,有時候有點膽小。」她放回電話到桌子上把它推到傑倫特手邊,「另外犯人故意留下一個些線索,例如把曼陀羅花放在手中:一來提示生物鹹存在原因,二來是暗示犯罪原因,即從花語衍生出來的復仇。這些特意製造的『證據』,無非給我們一些提示,可以把犯人輯拿。這裡可以想像犯人平時黑白分明和有自己的原則,是次絕對違反了自己的界限。他把這點列為『或許』的。」

 

她眼見傑倫特側著頭略略瞥過電話介面,心裡大概猜到他應該看完了,得意揚揚的走到他身邊拾起手機,說得有板有眼:「總結來說,我們現在需要找出一個中年酒店員工,最好是女性,身上有傷或長期患疾。那人性格隨和,工作時是非分明,平時絕不作出大膽的行為───」

 

「他辦事挺有條理,任何事都會預先計劃再行動。他很會掩飾自己,在別人眼中他可以說是完美無暇。其他人不會發現他的不軌企圖,因為他只會對自己的目標下手。」傑倫特插口截斷她的分析,露出一個罕見的自信的笑容。

 

伊麗莎愣了一下,接著不知為何的又笑了。她左手扶著自己的額頭,抬起頭解釋道:「你和他還真合拍的,想的東西都沒差的。有機會一定會把他推薦給你。」

 

「這些事遲點再說。另外可以追蹤犯人的線索是一個半月前的跟蹤犯,為甚麼一定在一個半月前才開始跟蹤呢?正常來說是因為那時發生了一些事,促使他去跟蹤。因此,你去瑪麗蓮那裡,我留在這裡停貝爾的回覆。」

 

她擺出OK的手勢,便轉身離開。步伐伴隨著心中的愉悅變得輕快起來,一路走到門口那裡。門被她狠狠地關上後,停下來的她輕輕靠著那道冰冷的木門,情不自禁吐出一口氣。

 

傑倫特那傢伙,已變得這麼能幹了,已不是以前那經常一有麻煩就立即找她的俏皮小孩了。但小時候的身影還留在那裡……

 

停留在思想中的她被[房間傳來的聲音]拖回現實的世界,她想起自己的任務,輕輕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後,趕快走到員工休息室那裡去。

如夢淺水※事件簿---涉水 Chapter 1.4 [下]

作者前言:

抱歉,小生之前一直在看黑塔鬼等視頻,加上不知怎樣寫才好,所以這麼久才發上來

碼著碼著發現自己不知寫哪個較好,所以讀者大大感到混亂的話,可以告訴小生,小生盡量會改的

支持本作的可以關注小生或按一下喜歡的

謝謝。


如夢淺水※事件簿---涉水 

第一章

(4)

[接上篇]

-------------------------------------------------------------

「你在經理那裡有甚麼發現?」

 

傑倫特單手拿著嘴裡含著的一片麵包,另一隻手則托著那一大疊的文件。他含糊不清的問道,而伊麗莎一副受不了的樣子,淡淡說道:「拜託你吃完才說話,鬼才聽得懂你的話。」

 

「那麼鬼小姐,你打聽了甚麼回來?」他伸手遞那疊文件給正用紙巾抹嘴的她。

 

被他嘲諷的她僅僅接過後從中抽出一份筆錄文件,侃侃而談道:「現在說的是昨天經理所記得的事。大約在昨天八月二日早上十時,愛美·布魯特一行人來到歐利酒店,然後她從酒店收到一束百合花以示謝意。」

 

「……我猜它們大多是在床上躺著的這些。那麼送花給她這個決定是建議的?」

 

「送花這個決定早已在布魯特小姐租下整所酒店時想好了。當時經理曾向全體酒店工作人員公開詢問花的選擇,每個員工可以提出一些送花的意見,而回晌挺不錯的。讓經理作出送百合花這個選擇的是因為這張回覆。」她從外套口袋中掏出一張佈滿摺皺的紙張,傑倫特接過後把它審視一番。

 

「這是當時的回覆,經理可是花了很多時間才把它找出來的。正如上面寫著的,歐利酒店的標誌是由百合花構成的,送它剛好可以有了酒店的象徵性;不論是百合花花語的順利、心想事成、祝福等,或者是白百合的純潔和莊嚴,都能代表對布魯特小姐的讚賞;另外從一些未公開情報中可見近來百合花盛開,導致收穫過多,很多花店決定在八月初實施大減價。你覺得它怎麼樣?需要做字跡分析嗎?」

 

一直默不作聲的他緩緩抬起頭來,把它放在紙袋旁邊:「字跡分析這東西先擱置不管,你繼續吧。」

 

「布魯特小姐接過花後開始出現打噴嚏和眼睛瘙痒等過敏症狀,這時候才發現她對花粉過敏的。她馬上取出自己隨身攜帶的噴鼻水,噴了幾下才好點兒。經理連忙向她道歉,她擺擺手說沒關係。經理打算替她丟棄那束花,她看了一直握著的手機一眼就拒絕了。」他隨後瞧到筆錄中有一個寫著「手機?」的特大圓圈,「之後他們就拿取房卡上房放下行李就出外遊玩,直到晚上九時他們都留在外面。」

 

「她出外的期間有沒有人進入過客房嗎?」

 

「大概在下午三時酒店曾安排清潔員工到布魯特小姐那層進行清潔,負責昨日清潔工作的人也證實了這事。」她翻到下一頁的員工資料表,瞇起眼睛掃過整頁,「那人是瑪麗蓮·洛迪斯,35歲,酒店清潔員工,人緣普通,據她的同事的話她挺反感愛美·布魯特,卻公開詢問時用心提出送花的選擇。」

 

「你的語氣完全表達出你對洛迪斯滿滿的惡意。不過她確實曾進入過布魯特小姐的房間,我們先把她列為嫌疑犯或是案件相關人。」伊麗莎無視那一句,戴上一副銀色金屬框眼鏡,囅然而笑。

 

「大約在十點半,布魯特小姐致電給酒店經理,說她的房間缺少了刷牙用具。經理大驚及道歉,趕快喚人拿用具到她的房間;直到今天凌晨,他再沒有見到布魯特小姐。另外,經理跟我說他希望我們能盡快完成偵查程序,好讓他能給酒店老闆和各界傳媒一個交代。」

 

向後倚在餐廳椅子上,傑倫特含糊的點了點頭,一副前思後想的樣子捏著那份筆錄。現在是他的思考時間,打擾他只會誤事,她可是心知肚明的,她只得一言不發地抱著雙臂。心中的鬱鬱不樂不見得有離開的跡象,讓滿腔悶氣的她難以釋懷。

 

她本身就不是一個喜歡等待的女子。

 

儘管她討厭等待,這玩意卻像是她與生俱來的不會特意去學習。等待,意味著自己無力作出改變,也證明了自己的無能。好強的她不想停下步伐,但日常生活中的各種麻煩事始終會令她對此屈服。

 

瞥到對面的男子總算願意從那張硬梆梆的椅子站起身,她不由自主的伸一個懶腰,盼望著他們能走出這酒店餐廳的那瞬間。可惜,理想和現實總是隔著一道陰影的,他僅僅的一句「去洗手間」就能她內心的期待蹂躪至極。

 

她打了個噴嚏,回頭看了一眼後面那迎面而來的空調,刺骨的冷風給她一直微微顫抖著。今天的風兒好喧囂,但也不用這樣折磨我的。

 

正想伸手去取桌上的紙巾盒,她差點忘記那侍者非常貼心地為他們清潔整張桌子,使桌子變得一無所有;她也差點忘記身上最後一張紙巾被剛才的自己爽快地扔進盛裝垃圾的紙袋……

 

她側著頭捂臉感慨自己難得一見的倒霉,透過手指間的空隙瞄到一隻手拍在她的右肩上。傑倫特依舊是那個悶騷俊俏男子,手握的白色薄紙則使他顯得更值得青睞。她心懷感激地接過它,平常不懂別人心意的他居然能看出自己的需求,看來自己要對他刮目相看了。

 

「啊,我忘記了告訴你。」彷彿想到甚麼的他不露辭色地說著:「那片紙巾我在洗手間時不慎把它跌進廁所裡,然後再烘乾的。」

 

聽到這句的伊麗莎像嗆到的咳了幾聲,剛才對他的好評沒有一項是算數的,果然跟他一起自己必會遭殃:「傑倫特·艾爾弗遜,你是認真的嗎?我可是一個能瞬間找到頸動脈的人呢。」

 

「……開玩笑的。我這樣做是要模擬一件事的。」

 

「模擬一個無良警員對無辜市民做的虧心事?……算吧,不講廢話了。你這樣耍我有何目的?」她仍然抱著疑心的撿起那片被人厭棄的紙巾,拉近到鼻子嗅了一下,看似沒甚麼便把它收起。

 

他走回自己的座位,在坐下之前向它投下一個厭惡的眼神:「剛才做的和布魯特小姐的情況大致相同。她要去服用過敏藥物,可能過了一段時間後,她得知自己被下毒了。可想而知她當時是非常慌張的,因為過敏現象開始出現了,和你的反應差不多。若這時候她收到一條短訊,內容是花裡藏有解藥───」

 

「且…且慢,短訊這個設定是個假設還是確實存在的?」

 

「那是我剛才打開她手機郵箱時發現的。裡面有三封寄件人不明的短訊,而最新亦最後的內容簡介為她被下毒了,要記下早上的溫馨提示……」他遞給她看那部灰色手機,畫面停留在短訊介面,「則是上一封短訊:『Whatever you receive, may take you back to live (你收到的一切可能會救你一命)』。」

 

「因此即使她對花粉過敏,反正她算是輕度過敏,於是無視了花粉的問題。結果她的死因還真的和花沒有太大關係。至於犯人要她拿著花的目的,我猜主要是要表達是次犯案動機,花粉過敏應該是次要的。另外,第一封有甚麼特別之處?」恍然大悟的她自信地點了點頭,在那筆錄中的「手機圈」內添加「短訊」兩個字。

 

「第一封是大約七月二日發過來的。『I know what you are hiding. I know what you have done to your enemy.Stop me from leaking it out, Visit Eury Hotel in the next month. (我知道你在隱瞞甚麼。我知道你對你的敵人做了甚麼。不想它洩漏出去,一個月後造訪歐利酒店)』。一個月後就是昨天,大概是犯人威迫她來這裡的。」

 

「這是說犯人早在一個月前就策劃這樁案件?而且莫名其妙的在酒店裡殺掉她?另外布魯特小姐隱瞞的是甚麼,正常人應該會無視這一類短訊的。」伊麗莎歪頭看著他,「她應該是個正常人吧?」

 

傑倫特攤手聳肩道:「哪裡知道呢。不過我發現一個設了密碼的應用程式,程式名字也被調至默認……沒辦法,唯有找那傢伙。」



如夢淺水※事件簿---涉水 Chapter 1.4 [上]

作者前言:

有良心的小生果然真的要坐在電腦前才有心情碼文,靈感這東西還算聽話的。但後面的有點棘手,所以小生決定把第4節分開放上來,不愧是有良心的作者(滾)

上一節忘記加上:「文中的資料都由可靠(?)的網站來源提供」小生真的是個生物渣,加上網上經常有漏洞,因此有bug就私聊小生吧

下面包含過渡成份,請小心食用

如夢淺水※事件簿---涉水

第一章

(4)

「總結是混蛋組長這個稱呼並不是浪得虛名的。其實他早已知道屍體手中的是曼陀羅花,沒有告訴我們的理由是因為我沒有要求關於屍體以外的情報。」

 

方才致電給組長的傑倫特氣呼呼地按下結束按鈕,他甚至可以想像到現在組長捧腹大笑的樣子。

 

「輕聲點,傑倫特。在某程度上你組長是說得對的。哪裡有驗屍報告會外加屍體以外的檢驗呢。」伊麗莎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從門口那面步覆輕盈走到他旁邊,「況且歐特貝爾格先生後來不是補充膠囊裡粉末的擺放順序嗎?」

 

「這是理所當然的,那個膠囊可是在屍體內的。」他望了一眼掛在她前臂的大包小包,瞇起眼睛一副鄙夷的樣子,便踏進房間內的浴室。

 

他毫不掩飾的神色伊麗莎全盡收眼底,她只是若無其事的輕笑,在其中一個袋裡抽出一份文件放在一邊,然即一直埋頭整理一下隨意散落在矮桌上的資料文件。一切的舉措看起來安適如常,唯獨遺留在她臉上的暗笑在這畫面中顯得無比的蹊蹺。

 

傑倫特僅僅把整個浴室環視一番,沒有發現特別之處,若有所思般的走出那平凡至極的地方。他看到伊麗莎彎下身子的背影,翻動紙張的沙沙聲陪隨著雙手麻利的挪動。他探著身歪頭瞧看她現在的進度,沒有回頭的她察覺到他的存在,不慍不火問道:「有甚麼發現呢?」

 

「沒有特別的發現算得上是發現嗎?」他回過身走到浴室門外,指著凌亂不堪的洗手盆,「洗手盆上擺放著用過的牙刷和牙膏,證明她已準備入睡;除此之外,即使那裡亂七八糟,仍然可見未用的牙刷用具和其他物品是分開兩邊擺放的,但牙刷用具下的底紙卻和其他的一起……若這是酒店的做法我可是無話可說了。」

 

「房間也檢查得差不多了,接著下來我們要去───」前面的手拍在傑倫特的肩頭上,他側頭一看,燦爛的笑容再次綻放在她臉龐上。

 

「偉大的工作狂先生,你知道現在已到了甚麼時候嗎?」他摸不著頭腦般瞥見自己的手錶,時間悄無聲色地逝去,現在快要到十一時了。

 

「所以……」她挑起那雙柳葉眉,笑吟吟道:「持續幹活了差不多四小時的我們是否先填飽我們的肚子呢?中國自古有句話:『民以食為天』,我們這些平民百姓當然要吃飯才能好好工作,對吧?」

 

怎麼這句話由你解譯有種莫名其妙的感覺……而且你們美國也有一句「人為生而食,非為食而生」呢。傑倫特把這些話埋藏在心底,拿出手機擺出準備撥號的手勢,無力地說:「那麼我們現在先找一找哪兒可以提供早飯。」

 

她搖搖頭壞笑道:「若真的慢慢找早飯的話連花兒也凋謝了,因此……」伊麗莎強行把一個紙袋塞進他的手中,神氣十足的哼了一聲:「這是你的早餐,我可是根據你們英國人的習性和你本身的性格而精心挑選的,絕對驚喜,請慢用。」

 

一聽到她的話,對這份早餐的期待在傑倫特心中可以說是殆無孑遺了。他探試般的搖一搖手中的袋子,不管它自身的沉甸甸,他貌似感覺到有些東西在那狹小的空間中不斷滾動,淡淡的吐出一句:「……能吃的嗎?」

 

「那當然了。我都說了可以吃的,拜託你就信了。」她擺了擺手,轉身把其他的物品放在一張默默靠在書桌的椅子上。

 

正因為你說了這話,我才不敢對它抱任何期望。他長嘆一聲,只怪自己當初認識了這個損友。看似不動聲色的他,現在的心情的則能和他初次接觸炸彈時的好奇和驚慄媲美───毫無疑問,這次是比較傾於後者的;他可不想一打開紙袋就看見生化武器正充當著早餐的職務。

 

但回溯之前曾發生過類似的事,最差的一次印象中是收到一個已加熱水的杯麵,味道還是他最喜歡的海鮮味;這次就算差也應該不算太差吧。放下心頭大石的他打開紙袋,映入眼簾的正如她說的令他大吃一驚,目瞪口呆了半晌後只能嘴角抽搐一下。

 

他乏力地從裡面掏出兩樣物件,單手握著它們炫耀似的展示給面前那人看,沉聲說道:「……伊麗莎,你何以見得一片麵包和兩隻雞蛋能突顯我的性格呢?其中一隻還是未熟的。」

 

「你又忘記了我特意為你準備的紅茶包吧……我記憶中的英式早餐不是挺豐富的嗎?但看你的性格一定是那種親力親為的工作狂,於是我決定把原材料直接扔給你讓你慢慢自己弄。」

 

她理直氣壯的點了點頭,壞笑的一聲給傑倫特再次見識到她的凶狠毒辣,反之他卻鬆了一口氣,感慨他的伙伴還有作為人應有的常識。如果他要啃麵包的話,她的也應該和自己那個半斤八兩。

 

然而他眼巴巴的瞅見伊麗莎戰戰兢兢地伸手入一個大紙袋裡取出一盒熱騰騰的特大雜錦通心粉,擺出生怕它會冷掉的樣子。

 

……你這個胡扯的傢伙算甚麼呢?難道你會告訴我你的內心需要如此豐盛的早餐來彌補如此大的空虛?抑或是你的性格蛇欲吞象?

 

他暗暗地咬牙,笑容可掬的模樣隱現他現在心情的不暢快。伊麗莎當然意識到他對自己的惡意,她沒有吭聲,只是會心一笑望向那露出拳頭的刑警。

一切盡在不言中。

各位好,小生回來了!今次的旅行讓小生充實過了幾天,然而小生看到某人居然偽更新了,小生當然要參一腳(笑)

……實質小生幾天都沒有靈感,又刪又改,果然碼文還是要坐在電腦椅上敲鍵盤才行的。

因此,既無良又有良心的小生決定把自己旅行時拍的照片放上來了!

希望各位讀者大大能看懂吧……若讀者大大支持的話,那麼小生不如轉行玩攝影呢?(甚麼鬼?!)





……小生還是面對現實,老實回去碼文吧